JK制服的男性凝视

事实上,JK警察不仅执着于版权问题,也要求圈内人和圈外人不能污名化JK制服

上海漫展开幕的一个星期前,有一位穿JK制服的女生在广州漫展掀起衬衫、露出内衣供摄影师拍照。这位网名“小尤奈”的女生疑似是以售卖大尺度照片换取金钱的“福利姬”,被一些人称作“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”。

而在上海漫展现场,趴在地上摆姿势的女生之所以会被训斥,也是因为观众称其给JK制服“抹黑”。JK制服圈里的不少规则也在有意无意地保持JK制服的纯洁性,例如强调正统的JK制服不显腰身,裙子不会过短。

JK制服的男性凝视

这个圈子如此敏感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一部分非正统JK文化在日本异化为了色情产业中的一环。在一些人眼中,JK制服可以是一种可以抹去女性个体差异的符号和幻想对象。

JK制服的色情意味一部分来自于日本的援交文化。这一现象从20世纪90年代起盛行,当时日本全民几乎都在泡沫经济的顶峰沉迷物质享受,高中女生会通过陪聊、陪逛街等服务与客人换取金钱或奢侈品。校服成为援交学生的工作服,因此被赋予一层性意味。

直到今天,日本女学生穿JK制服援交仍十分普遍。在青年媒体Vice于2015年出品的新闻纪录片《日本待售女学生》(Schoolgirls for Sale in Japan)中,穿着JK制服的未成年女学生在东京秋叶原的街道拿着传单招揽顾客,陪顾客散步或为其占卜、按摩,而这些行为在日本一份贩卖人口报告中被称为未成年人卖淫的前线。

尽管2017年7月1日起,禁止18岁以下女性从事援交服务的新法律在日本生效,但这并不能阻挡JK制服继续作为性交易中的热门元素。

JK制服的男性凝视

而随着水手服在上世纪末融入日本各种流行文化,色情漫画和AV里也逐渐充斥大量水手服元素,日本出现一批穿JK制服的女偶像和虚拟人物狂热迷恋的制服控,甚至还有专门骚扰水手服女生的电车痴汉。

当JK制服从日本来到中国,年轻女生受到的滋扰也一并被复制。

林带鱼经常在微博和知乎分享自己穿JK制服的照片,希望能和喜欢JK制服的女孩子们交流,但却几乎每天都收到男性的骚扰私信。

林带鱼一开始尝试拉黑,后来发现根本拉黑不过来,“有些人甚至会很有礼貌地恶心你,‘小姐姐您好,我是一个足控,您可以把您的袜子卖给我吗?’”

女孩们将JK制服带到中国,希望借此表达美丽,但又想摆脱男性凝视。

有些女生因此要求身边人“做得更好”,规训圈内人维持JK制服的纯洁,去除JK制服中可能的性感。

JK制服的男性凝视

现在,尽管很多新人开始穿JK制服,但也有一些人在逐渐退圈。有些人是不认同圈子的规则,有些人单纯是不再穿制服了。

张成月已经工作两年,很少再穿JK制服。“JK制服代表着读书时的无忧无虑,代表着那时你对自己的精心打理。”工作之后,张成月不再有时间琢磨服装搭配,也总抽不出时间化一个和制服相配的妆容,很难完成穿JK制服的仪式感。

林带鱼想到自己最早会入坑JK制服,是因为看到知乎博主“小兮妹”穿着JK制服的照片,“她在照片里非常非常好看,我到现在还一直关注她。”

不过,小兮妹已经不再穿JK制服了。林 带鱼说,“她长大了。”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036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